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校园春色  »  [琳姐在我的青葱岁月中][11][待续]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[琳姐在我的青葱岁月中][11][待续]
    与琳姐激情过后疲惫的抱在一起,琳姐柔软的像羊羔一样服帖在身上,琳姐问:“累不累啊?”,我说:“不累,继续吗!”,琳姐说:“歇了吧,我需要恢复,慢慢玩,别玩坏了。”,哈哈。    当晚我收到大圣的传呼,出事了。大圣、小野、二少,几个人在民主饭店吃饭,席间难免催牛逼,隔壁桌的有人接话,两边人就对峙起来,两桌都有女孩,更激发了年轻人的荷尔蒙,结果不出意外的出现了火拼,大圣一方的几个人被打散,留下大圣、小野、二少被围攻,被打倒在地,对方一桌人去踩踏。在90年代中这样的事太平常了,当时饭店很容易发生打架斗殴,我分析原因有几点,一是那时候饭店很少有独立的包间,二是当时的社会治安就是不好,以至于我们城市中巡警第一次上街就被偷袭了,三是当时的整体社会的监控设备还没开始出现,四是娱乐项目匮乏,导致社会青年精力旺盛而无处释放,简单说是几点吧。    小野被打的比较严重,大圣其实不算是社会人,只算是一个家境殷实的纨绔,他选择了报警,警察只是通过描述就了解到了对方是什幺人,什幺人?是小黑带着刘洋几个人,还有几个金属厂的混子,以小黑为首,我当然知道他们的手段了。这事如果是社会人,例如大军,那幺肯定找出对方,一路连续的殴斗,先打爽了,然后打到对方头像,然后要费用。如果是我,我可能会找出人来,小亮会帮助我进行各个击破,或大军出面把费用打出来,打到对方服气为止。所以说,大圣不算是社会人,没有小亮的古典,没有大军的拜金,只是一个家境殷实的小少爷,正好与曲二少混在一起,形成少爷团队。    第二天我先去医院看小野,其实也不是重伤,轻微脑震荡,头破了两个地方,酒瓶子打的。大圣的意思是已经报警了,官方是对方出医药费,私下里小黑要给出损失费,要道歉,要摆桌道歉。其实这都是小事情,小黑的医药费是必定要出的,因为已经报警了,摆桌道歉是必须的,因为大圣是我的朋友,给个面子,安抚一下,以后都是朋友。我约了小黑,小黑很快就回了传呼说:“事后才知道是朋友,本不应该发生的事情。”我说:“把那几个小伙伴约一下,给小野5百元,然后还是那个饭店,几个主要成员到位,安抚一下吧。”,小黑说:“可以的,没问题。”。其实我与小黑的关系一直还是可以的,自从那次火拼之后关系就没有过任何矛盾,并且小黑与大国的关系后来发展的还特别好。隔天我与小亮一通去找小黑,见了刘洋之外的几个人,都是金属厂年轻工人,也是混的比较好的角色,有小黑在大家也都态度还可以,并且5百元对于这几个人来说是小数目,几个人一凑就有了。我虽然只带着小亮,可是小亮现在的状态完全不一样了,小亮在广州抢bp机、抢项链,通过关系把物品兑现,赚了不少钱,大概两年后广州治安严打了,小亮也就不能再抢东西了,开始跟着大哥卖轻毒品,这次又是严打,所以他回来避避风头,据说准备之后开始海洛因。小亮钱是真的没少赚,赚了多少呢,在城里给父母买了房子,不过他父母还是习惯住在城郊,还是要回去种菜,还好也不算远。小亮的脸上多了一道伤疤,头上多了好几个伤疤,据说都是抢地盘时候火拼造成的。我与小亮的关系很好,当时我一直觉得我们有很多共同点,我们才是同样的人,只是他家境条件不好,他学习成绩太差,后来我才知道我们之间差的太多了,虽然他出卖过我,他偷袭过我,但我们还是好朋友,只是他不会在有机会偷袭我。    摆桌的一天我与小亮、大国一起过去,大圣、曲二少、张野三个人,小黑和刘洋为首的几个人,桌面上气氛基本都过得去,因为之前都是谈好的,我也没让他们多喝酒,两瓶白酒之后我就要了格瓦斯,并且大家一起唱莫斯科郊外的晚上,是的,喝格瓦斯必须唱莫斯科郊外的晚上。酒桌上,大家都很敬重小亮,小亮虽然话不多,但是每个毛孔都透出阴狠,他整个人已经变了,阴狠程度远远超出我的大哥大军,大家都听说了小亮很多故事,甚至在城里都成了传奇故事,他后来买轻毒品的过程中已经把之前带他出去混的大哥忙赶超了。大圣被打这件事情就这样了解了,后来琳姐与我说起了这个事情,认为我处理的挺好的,虽然还是马上就要高三的学生,但是最这类事情确实比大圣有经验。    而我认为大圣在某些事情上更有经验,某些事情。朋友有时候就是这样,互相帮助,互相占有资源,现实生活中的情感交织。    暑假结束后小亮要回广州了,我们说了很多,他更多的是让我好好学习,希望有个好成绩,希望好朋友能考上东北大学,真心的。